我是你的小废劳

没有介绍不存在介绍

【短/现实向】小蜗牛

阿哩杉:

*又是一个又开心又生气的夜晚
因为气到睡不着所以想治愈自己了
*无头绪现实延伸 ooc算我 没啥剧情
只是想抱抱我们的小蜗牛


  吴世勋是很气的,在直播结束后。


  他中文也学了那么久了,耳机里传来的脏话也能听懂一点,虽然知道这种人不少,但会在直播的时候直接阴死队友,还是头一回见,也算是触了他底线了。


  “要不要把他们团灭了剩下的自己解决?”


  一时气上了头,但还是问了问哥哥,边伯贤没答应才慢慢给自己消着气。


  本来只是一个游戏,想一起和难得相见的中国粉丝们交流交流,却不想遇到这种事。


  再后来准备下班,他都不敢去看SNS,和边伯贤说了两句话那人也有点怏怏的,想是困了,就没有再多说。


  吴世勋自己也累的慌,伸伸懒腰就准备收拾东西走了,兜里却震了好几下。


  「오새(吴世),回来没?」


  「我来接伯贤儿,你别和他说。」


  「今晚都辛苦了~」


  嘁,这么浪漫哈?无语。


  吴世勋自个翻了个白眼,和经纪人哥联系了一下,偷偷摸摸地就走了,没等边伯贤。


  所以当边伯贤走到公司楼下看到的不是保姆车而是朴灿烈的大奔时,着实惊了惊。


  担心有人拍,他没犹豫就开了车门上车,朴灿烈更是一下都没停,等边伯贤坐好了就踩下油门,往宿舍开去。


  边伯贤本来没开窗,朴灿烈叫他神色不好,就把窗户开了一半,让他吹吹风。


  晚风很凉,边伯贤好像一下子清醒了大半。


  “心情不好吗?”


  朴灿烈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过去握住他的,轻轻捏了捏。


  边伯贤回过神来,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叹了口气:“有点累了。”


  “做我们这个行业,想改变人们的偏见怎么就那么难呢?”边伯贤任朴灿烈拉着他,眼睛却看着窗外,“为什么一说到我们是爱豆,他们就变得那么恶毒?”


  朴灿烈听出了话里的情绪,握着他的手紧了紧,“今晚的直播发生什么了?”


  边伯贤像是发泄一样说着那人是怎么突然把自己炸死又是怎么骂脏话的。


  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但坏了他的兴致。


  开直播是为了和粉丝见面,说白了打不打游戏都一样,粉丝乐意看,平白无故来这么一出,气氛尴尬不说,他好心情没了,粉丝也不见得高兴。


  原本,他是真的想和那些厉害的主播友好地玩游戏的。


  原本,他也是真心想和他们打招呼,和他们一起占领决赛圈的。


  边伯贤好像觉得自己有点好笑,自嘲地笑了笑,反而安慰起朴灿烈来:“算了,游戏而已。”


  半夜风有点冷,朴灿烈关上窗,安静驾驶。


  只是那只空出来的手一直紧握着他。


  车停在了宿舍楼下,边伯贤松了安全带就想出去,却被朴灿烈一把拉了回来,半压在坐垫上,往他嘴唇上吻了吻。


  是恋人给的最好的安慰,边伯贤心里明白,便搂住朴灿烈的胳膊笑着摇了摇头。


  “我没事。”


  “我有事啊,”朴灿烈眼神里满是心疼,“我还能不知道你吗?”


  打起游戏就咋咋呼呼的,偶尔还会很皮地去坑队友,任性又可爱。因为你的善良被践踏,友好被忽视,所以我也气不打一出来,你是那么的……


  那么珍贵,那么好。


  朴灿烈抱紧他,轻声笑了:“我刷SNS的时候看到了录屏,一个劲地唱小蜗牛,这么可爱呢。”


  边伯贤缩在他怀里也跟着笑,心血来潮又唱起来:“我是小蜗牛~我是小蚯蚓~”


  看吧,他多有趣,多让人喜欢。


  “我的小蜗牛……”朴灿烈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壳重不重?我帮你背背吧?”


  “不行哦,“边伯贤和他拉开了点距离,也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蜗牛没有壳会死的。”


  月凉如水,朴灿烈看着眼前这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又一次颤动。


  他点点头,轻声道:“我想当你的壳。”


  替你挡风雨,做你的安可窝,只是可能会有点沉重,你会不会卸下我?


  边伯贤听完,眉眼弯弯,笑了开来。


  “好啊。”


  


  


————
爱丽也是伯贤儿的壳
只是像伯贤这么善良的小蜗牛
还请对他好一点吧🙏拜托了


没什么好看的 也只是发泄 只是安慰自己
很晚了 心里还是不舒服 希望哥哥们以后也不要再遇到烂人了。(´;︵;`)
  

被那个什么主播气的螺旋上天